大选过后 美国经济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原创 admin  2020-11-10 17:32 

尽管还没有“官方公告”,尽管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和现任总统特朗普仍然有很多反对意见,但这并不影响华尔街对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对未来四年的希望。毕竟,根据美国几家主流媒体的计算,拜登拥有超过270张选举人票的消息得到了证实。就拜登在华尔街大选中给出的所有好消息而言,这是个好消息。但是,这是一张未兑现的支票,尚未兑现。当前的流行状况和经济衰退都在破坏着美国社会。在接下来的四年中,处方将不容易打开

高开高走

据多家媒体在美国的统计数据,在2020年美国大选,拜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获得270需要被当选美国总统选举人票。尽管特朗普仍然拒绝承认失败,但华尔街已经开始陶醉。

9月9日,美国三大股指期货高开,纳斯达克期货上涨0.44%,标准普尔P 500指数期货上涨0.25%,而道指期货上涨0.5%。随后,三大股指继续扩大涨幅。截至北京时间18:00,纳斯达克期货上涨了1.89%,标准普尔P 500指数期货上涨1.5%,道琼斯指数上涨1.44%

11月9日晚上,欧美股票市场爆发。道琼斯指数上涨超过5%,意大利的FTSE fmib指数上涨近5%,德国的DAX指数上涨超过5%,法国的CAC40指数上涨超过7%。美国股市大幅开盘,道琼斯指数上涨5.36%,纳斯达克指数上涨1.27%,标准普尔P 500指数上涨2.1%。其中,标准普尔P 500指数和道琼斯指数创历史新高

实际上,甚至在上周结果敲定之前,美国股市就已经显示出预期。上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P 500和纳斯达克分别上涨6.87%,7.32%和9.01%,不仅完全恢复了前一周的跌幅,而且是自4月初以来的最大单周涨幅。其中,标普的表现上周的P 500指数是自1932年大选以来22个选举日中最好的。周五收盘价为3509,仅比历史高点高2%。

“我们认为这是进入市场的正确时机。” Hermes联合会首席股票策略师Phil Orlando表示,政治和经济背景将支持标准普尔P 500指数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至少达到3800,因为他的公司在选举日之后将其资产配置从2%增加到3%。

这就是华尔街投资银行stifel首席机构股票策略师巴里·班尼斯特(Barry Bannister)对标准普尔指数的期望。 P 500.他认为,国会两党制可能会削弱经济复苏,对利率施加压力,并推动标准普尔P 500达到历史新高。结果,他期望标准普尔面对国会分裂,P 500会在2021年春季升至3800,比当前水平高出约8%。

“市场将赌注押在一个分裂的政府的出现:拜登赢得总统宝座,但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华盛顿特区的政策分析师詹姆斯·米尔斯说。从最新的投票统计数据来看,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多数席位,但同时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的可能性并不大。国会的分裂意味着新总统的大多数经济政策将在参议院面临更大的阻力。

华尔街的期望

对于华尔街来说,这种僵局无疑是有益的。在上周日的一份报告,布莱恩·莱维特,全球市场策略INVESCO,指出“如果拜登为总统和参议院共和党控制的,没有税收增加可能;和拜登的当选可能意味着回归到一个更传统的和可预测的贸易政策的方式,可以减少市场波动。”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看来,月底年满78岁,年长特朗普4岁的拜登 “议员”背景浓厚,当选后“妥协”意味会更浓。归宗民主党本源,合作、和解、共同做事可能成为执政思维的主线。

对于这一点,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刘卫东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简单来说,拜登就是回归传统,回归奥巴马时候的状态”。

不过,刁大明进一步指出,无论是经贸还是外交,“回归”未必,“修复”的可能性更高。美国利益优先为原则,经济利益为重,仍将成为“修复”盟友关系等对外关系的基础。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分析称,拜登上台后,后续的经济政策应该会有一定回调,比如税改肯定会有调整,富人加税,中低收入者加大税收抵免。

至于产业政策,孙立鹏表示,拜登的保护主义只是相对来说温和一些,但也会做,比如强调美国制造、关键产业链回流等。贸易政策上也都是强调美国获益的贸易,只不过拜登可能更多是多边,而特朗普更强调单边。最后就是基建方面,拜登可能会把基建与其倡导的清洁能源绿色经济结合在一起。

荷兰国际集团策略师在研报中写到:“不可预测的贸易争端可能会结束,国际关系可能会回归到一个基于规则的体系中来。”

除了拜登本人风格的因素之外,经济刺激计划的希望也是美股狂欢的另一主因。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霍尔泽则指出,拜登胜选后将会推动3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涉及就业保险、州和地方政府援助等。毕竟,早在今年5月,众议院民主党就通过了一项总规模高达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

三重压力

“无论是谁上台,其实是有一点共性的。”孙立鹏坦言,就是肯定会聚焦国内经济问题,新一轮救助措施再不出来,过渡措施就挺不住了,无论谁上台,政策中心都会从大选快速转移回国内经济问题,尤其是国内应对疫情下经济衰退的问题。

由于疫情反扑,从二季度中开始恢复的美国经济又有了掉头向下的趋势。11月6日,美国劳动统计局公布了美国10月非农就业人口变动数据。数据显示,美国10月新增非农就业人口63.8万,预期为59.3万,虽然较预期小幅增加,但也已经是连续4个月下滑了。

同时,另一重不利消息是,10月的非农报告显示,美国雇主10月的雇工人数为5个月来最低,这意味着经济刺激计划的“难产”和新冠肺炎病例的激增削弱了经济复苏的势头。

在上周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上,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承认经济和劳动力市场复苏正在放缓,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则再次呼吁政府尽快出台直接的财政刺激措施,称新一轮的经济刺激计划对于美国经济复苏是至关重要的。虽然拜登入主白宫几乎成为定局,但要想推出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民主党或许仍需要与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继续展开艰难的博弈。

刁大明指出,“妥协”并不代表拜登当选可能改变美国现状。无论对于疫情防控还是当前美国经济,严格的防控手段并不现实,复苏经济的诉求又会与疫情防控产生矛盾。

接下来,美国疫情形势或将更将严峻。从11月4日起,美国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已经连续4天超过10万例,越来越多州的新冠肺炎患者住院人数创下新高。美国疾控中心预测,未来4周全美新增新冠死亡病例数将继续上升,11月22日-28日这一周,新增死亡病例可能达到4600-1.1万例。

据路透社报道,拜登希望在总统任期初期实施“拯救经济紧急行动计划”,打算利用被称为“国防生产法”(DPA)的战时立法,强制美国企业生产个人防护设备(PPE)、医疗用品、呼吸机以及美国应对疫情所需的其他任何产品。

疫情和经济的两重大山之外,巨额债务也将成为美国经济复苏路上沉重的包袱。数据显示,2020财年(截至今年9月30日),美国财政赤字达到创纪录的3.13万亿美元,远高于上一财年的9844亿美元;同时联邦财政赤字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上一财年的4.6%升至15.2%,创1945年以来新高。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