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复苏未来情况如何?

原创 admin  2020-05-25 16:57 

美国经济不会强劲复苏

最近,特朗普总统发表了关于流行病预防和控制的演讲,称美国现在正在“向伟大过渡”。

特朗普说,口号是他自己的主意,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还宣布,明年美国经济将迎来“令人难以置信”的复苏年。许多专家和政治家还认为,一旦解除社会封锁,经济将恢复正常。

然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强劲复苏的想法不以为然,警告说美国可能会面临严重和长期的经济衰退,其规模和速度在现代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并且比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

今年唯一的问题是负增长是多少

鲍威尔的言论并非危言耸听。

实际上,美国经济已陷入衰退。第一季度,美国的实际GDP负增长了4.8%。我们需要知道,这种流行病直到3月下半月才在美国蔓延。除了纽约市,第一季度全国没有明显的封锁和关闭。

根据就业数据,4月份非农业就业人数减少了2050万,失业率上升至14.7%,这表明封锁措施正在对美国劳动力市场施加历史性压力。

现在,美国和世界流行病的趋势以及相应的经济趋势仍不明确,美国全年GDP的负增长几乎可以肯定。根据会议委员会的预测,2020年GDP增​​长率将在-3.6%至-7.4%之间。

具体而言,根据美国政府的预防和控制措施,可以预测2020年美国的经济前景

(1)快速恢复。 4月份是该流行病的转折点,5月份又恢复了部分工作。全年的GDP预计为-3.6%(这种情况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当时没有明显的流行拐点)。

(2)夏季恢复。疫情在5月份达到顶峰,导致第二季度经济急救萎缩,但第三季度强劲复苏,全年GDP达-6.6%。

(3)秋季恢复。由于流行病的持续蔓延,恢复工作政策没有得到充分执行,疲软的经济状况一直持续到第三季度。全年经济实现了U型复苏,GDP达到-6.5%。

(4)第三季度再次爆发(W型恢复)。秋季的流行病预防和控制失败,再次蔓延,封锁政策重新启动。尽管经济在第三季度复苏,但它将在第四季度再次下降,全年GDP达到7.4%。

根据这个预测,美国2020年几乎确定陷入衰退。对于明年的美国经济,IMF等机构充满了乐观,IMF预测2021年美国经济将增长4.7%。对此,我们认为过于乐观了。下面,从短期与长期两个角度,详细阐述。

复苏存在有利因素,但限于短期

短期内,美国经济复苏存在以下4个有利因素。

1、目前的失业多为暂时性失业,复苏过程中就业数据将回升

对于4月减少的2050万非农就业,稍稍令人欣慰的是,这些失业中,约有1800万为暂时性失业,与一般衰退失业多为永久性失业不同。如果后期疫情得到控制,经济重启,这些暂时性失业人员重新上岗速度也会较快。

3月,美联储在2019年家庭经济和决策调查(SHED)的基础上,进行了小规模的补充调查,重点调查了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和家庭总体财务状况。报告中提到,13%的被访者(占2月就业者的20%)在今年3月或4月初没有工作,但很多在此期间失去工作的人仍同雇主保持联系,77%的人表示雇主之后会回聘他们,但并未告知具体返岗时间。

2、全国范围内的复工冲动较大

由于担心失业率飙升、重启经济的民意增加以及担忧美国企业失去全球市场份额,特朗普政府的复工冲动较大。当前,美国大部分州不同程度地取消限制措施,美国政府复工指引比较激进,美国民众自身也比较抵制居家隔离,会加快复工率的回升。很多美国人认为,与其在宽松的社交隔离政策和经济重启决定之间犹豫不决,还不如全面重启经济,至少能够让更多的人重新工作。

3、短期政策对冲起到了效果

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华尔街因为缺乏流动性,以及对金融市场救助的必要性的质疑,导致市场因为资金断裂而出现恐慌性下跌,进而产生螺旋式负向反馈,危机从受困金融机构蔓延到优质企业,直到美联储介入,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并救助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才开始出现转机。本次技术性熊市刚开始没多久,美联储迅速启动逆回购给市场注入流动性,控制国债期限利差和波动率,同时限制信用利差持续走阔,可谓非常及时。

当年美联储的刺激政策连绵了几个月的时间,犹豫不决,等到雷曼兄弟破产,危机已经成型后再大规模救市,可谓追悔莫及。此次不等危机成型,及时介入资本市场和实体信用,相信不会重蹈十二年前的覆辙。

另外,我们认为美联储离2008年的政策底线仍然有一定空间。当年到了万不得已的境地,美联储开始在市场上购买高收益债(即垃圾债券),缩小信用利差,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事实上,近日美联储已经表示,主体街(main street,意在向实体企业进行贷款)贷款项目已得到财政部750亿美元的风险资本支持,将可提供6000亿美元的贷款。

4、欧美中等核心国家将共振式修复

中国的复工已经较为充分,同时欧洲也在开始逐渐重启经济,核心国家共振式修复可能要比中国修复得快。这将有助于实现足够规模的需求在短时间内扩张,这些来自全球的需求将帮助美国企业重新获得订单。

不利因素可能长期存在

长期中,美国经济复苏面临着以下3个不利因素。

1、最大的风险是疫情在美国二次爆发

现在,美国疫情的拐点正慢慢出现,复工计划预计将更加激进。更激进的复工计划意味着更大的疫情二次爆发风险。正如上文中提到的美国经济咨商局所做的预测,如果美国的封锁措施失效,美国疫情有可能在秋天出现反复。那么,美国经济四季度必将再次出现明显衰退,也很可能波及到明年的经济复苏。

美国的防疫措施真的有可能失效吗?是的,这并非危言耸听。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国上至联邦、下至州县的政府治理和协调能力的低下。下面这个例子可以说明美国各级政府之间在疫情防控中的低效率:

3月31日,美国疫情最紧急的时候,身处疫情中心的纽约州州长科莫在疫情发布会上说:

“我们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每台呼吸机大概是2.5万美元。太贵了,真的买不起了。更复杂的地方在于,加州、伊利诺伊州政府也在向中国订购呼吸机,同时美国联邦政府、意大利政府也在下单。对于这么多的订单,中国出货会非常缓慢,因为需求量太大了。纽约州能确保得到的呼吸机数量仅为2500台。

看看我们现在深陷的诡异处境吧:每个州都在自己采购呼吸机,我们都想买同一件商品。所以我们有50个州都在为同一件商品竞争,最后我们都开始互相抬价。我真的遇到中国的公司打电话给我们说:‘加州出价比你们高,我们打算卖给他们了。’这就像在Ebay网站上竞拍一样,你看到竞价上涨了,那是因为加州出价了,伊利诺伊州出价了,纽约州也出价了,加州又出价了……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事,这也太没效率了。

然后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闯了进来,FEMA又开始出价了,现在FEMA出价高于其他50个州,所以是FEMA把价格抬上去了,这完全讲不通啊!原本FEMA应该才是代表美国的单一采购部门,本该由它来统一采购,然后按需分配给各州。但事实并非如此,为什么你们折腾出了这么个局面……”

科莫太难了。但显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难以协调统一的治理体系很难在短期内改变。

2.美国居民的预防性储蓄可能增加,限制了消费的恢复

这种限制将增加政策套期保值的难度,并削弱刺激政策的效果。重大自然灾害,经济或金融危机将对居民的储蓄冲动产生深远影响。以最近的2008年“大萧条”为例,美国个人储蓄在可支配收入中的比例从3.8%的低点增长到2012年底的12%,持续了四年多。现在我们看到该比例开始显着增加,到三月底达到了13.1%。

显然,节省费用是在减少实时消耗。结果,似乎很难预期明年或更长时间美国的消费将出现根本性的复苏。您知道,美国的消费占GDP的70%。

同时,尽管美国各州开始陆续恢复工作,但暂停经济很容易,也很难启动。失业的增加,收入的减少和企业的破产将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而这种影响不仅是短期的。因此,美国的失业率通常以快速增长和缓慢下降为特征。自1948年以来的11个周期中,美国的失业率平均在11个月内迅速达到顶峰,平均需要58个月才能回到最低点。最长的一个是在失业率于1991年3月达到顶峰之后,它需要120个月才能完全恢复。美国的这场危机可能也很难例外。

3.长期政策限制

这种限制是,美国实施负利率非常困难。最近,特朗普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再次“受挫”。特朗普称自己为负利率的坚定支持者,但鲍威尔断然拒绝,称美国无法实施负利率。其背后的原因是,作为世界储备货币和全球金融市场的锚点,美国的利率也是全球金融市场的锚点定价。

此外,美国有4万亿美元的货币资金,是企业短期融资和资本运作的重要渠道。大量企业使用短期商业票据进行融资。负利率将导致货币基金投资者的损失,这将引起美国企业的短期融资问题。

简而言之,美国的负利率对经济的刺激作用非常有限,但对全球货币和金融市场却具有非常不利的影响。

综上所述,长期不利因素将使美国经济明年难以强劲复苏。

当所有人遭受同样的极端灾难时,将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接受一些牺牲。用白色的字眼来说就是:面对“天塌下来”的灾难,人类更加团结。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尽管欧美的个别政客都抛弃了中国,但事实上,世界为应对这场灾难采取了更加一致的行动。

连同人类改变自然(或认为他们拥有自然)的能力,这种团结似乎更为有效。在过去两个月中,政府决策者和既得利益集团(包括美联储)做出的政策对冲反映了这种能力。从这个角度来看,这种政策将在短期内有效缓解美国的极端困境,不会崩溃。

但是,一旦此类灾难过去,则不同的利益集团将开始重新进行自己的计算。在明年或更长时间的未来,欧美国家将很难继续这种国家和全球政策行动。而且先前的一致行动将在更长的将来引起其他后遗症,当然,这就是后遗症。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