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3、4月份的魔幻行情对美国的经济有怎样的影响?

原创 admin  2020-04-29 16:53 

四次熔断、一次标普500指数46年来最大单周涨幅……美股3、4月份的魔幻行情,将美国经济是否衰退、衰退多深的争论推至高点。

4月初,美股虽然走出了一个短期的双底,但从长期来说,美股要回到之前的高点还有一段距离,因为美股一直在等待一个释放“超买”能量的机会。美股前期已处于“超买”状态,股市杠杆率和市盈率都处于历史较高水平,亟需调整。

国际油价暴跌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美股动荡,折射出美国经济的不安情绪,新一轮经济衰退开启,而衰退的程度和深度则取决于全球疫情的走向。

4月17日,纽约州关于佩戴口罩的规定生效。

“特朗普行情”走到尽头?

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大力推行以扩张、加大政府投入为基调的经济政策。在上述政策的提振下,美国经济走出一波“特朗普行情”,美国GDP总规模突破20万亿美元历史大关,三大股指高位运行,国内失业率保持历史较低水平,实现了战后最长周期增长。

特朗普的刺激政策让本已进入十年经济周期末端的美国经济继续“亢奋”,特朗普也以此自诩和前总统林肯齐名。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教授席勒多次警告,美股已经出现“非理性繁荣”,非理性程度超过了1929~1933年大萧条的前夜。

美股下跌的直接诱因是石油价格恐慌。3月6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俄罗斯在减产提价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成为国际油价下跌的直接推手。国际油价暴跌的情绪传导到美金融市场,引发美股抛售。

经过美国多日来密集的外交斡旋,4月13日凌晨OPEC 终于达成协议,同意将产量削减970万桶/日,结束了沙特与俄罗斯之间毁灭性的价格战。但即便如此,油价的波动因为赶上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其影响仍然被放大了数十倍。

有专家指出,无论前期特朗普政府取得了怎样的经济成就,疫情进行了“一票否定”。

哈佛、斯坦福、耶鲁等大学将教学从教室转到线上。而上一次哈佛大学停课还是在“二战”时期。波士顿取消了有着123年历史的马拉松比赛。面对扩散的疫情,特朗普依然迟迟不愿采取全国性的严厉防控举措,担心对经济造成冲击。2月25日,美国参议院就疫情举行听证会,国土安全部长“一问三不知”,遭美议员爆批。特朗普3月11日紧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试图安抚民众对疫情和市场波动的情绪,仍没有采取实质性防控举措。

美国的公共卫生系统曾被全世界公认是最好的,却在疫情冲击下显得脆弱不堪,而且这种脆弱性表现在各个层级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人口中确诊和处于糖尿病前期的比例约为43%,糖尿病确诊人数超过3000万,约为人口的10%。这些人都可能在新冠病毒的影响下发病,仅此一项就可能让美国的医疗体系瘫痪。因此,虽然特朗普不断信心喊话,但是大量美国人仍对前景感到茫然。

4月25日,人们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一处新冠抗体检测点外排队等待检测。新华社发,郭克 摄

谨防流动性枯竭

从性质上看,当下美股的调整还不是流动性危机,而是情绪性恐慌使然。目前,美国银行业尤其是大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稳健,资本和流动性水平较高,这与此前美联储的压力测试结果是一致的。

2019年6月21日,美联储最新压力测试中设计的场景比目前美国面临的情况还要严峻,包括全球经济严重衰退、美国失业率升至10%、房地产价格大幅下跌、企业贷款市场压力升高等。

测试结果显示,在上述情形下,从2019年第一季度至2021年第一季度,接受测试的18家美国大型银行的损失总额预计为4100亿美元,整体一级普通资本充足率将从2018年第四季度的12.3%降至9.2%的最低水平,但仍高于美联储设定的4.5%的下限。18家大型银行全部通过压力测试。这意味着,即便世界经济发生严重衰退,这些银行仍然会有充足的放贷资金。

但如果疫情持续蔓延,美银行业资本状况可能就会从充足变为不足,还可能出现信用危机。4月3日,西弗吉尼亚州的巴博斯维尔第一州立银行宣布破产。这是首个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破产的美国银行。该银行总资产1.52亿美元,从资产规模上看属于小微银行,但它的破产对美国银行业发出了预警。

从目前美国信用市场规模看,一旦信用危机发生,其规模将是1930年代以来最大的。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2008年以来美联储和其他央行的低利率政策,让各家公司争先恐后地发行公司债券,截至2019年末,全球非金融企业债券规模创下历史新高,达13.5万亿美元,较2008年翻番。

根据标普全球评级研究数据,仅美国一国今年到期的公司债,AAA、AA、A级的企业债券总规模就接近5000亿美元,BBB级为2500亿美元,BB、B级为750亿美元,CCC级为200亿美元。行业上,今年各个行业企业债到期的比例约为:汽车行业23%,保险22%,资本品20%,公共事业19%,石油和天然气18%,通信20%,房地产18%。如果疫情持续,经济陷入衰退,企业经营绩效转差,势必会导致大量违约的发生。

因此,从预防流动性枯竭的角度讲,美联储目前采取超常规宽松货币政策是有预见性和必要性的。

4月2日,在美国格罗斯波因特伍兹,一家因新冠疫情关闭的商店贴着“转让”的告示。新华社/美联

“关键5月”

美国经济是否陷入衰退的关键是疫情的走势,美国经济受到冲击的大小也取决于疫情持续时间长短。据估算,如果疫情能在5月底之前结束,美国第二季度GDP将同比下降20%~50%,但如果那时仍不能结束,疫情对美国经济冲击可能是过去一百年中最为严重的。

持续恶化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将产生全方位、深远的影响,一方面或令美国债务、政府赤字剧增,未来一年美国债务水平可能在现有基础上再增加5万亿~10万亿美元;另一方面或让美国政治更加极化,两党政治斗争更加尖锐,并可能改变美国的国际信誉和影响力。

特朗普极为关注美股走势,将美股迭创新高视为自己最大的政绩。今年又是美国大选年,股市走向将直接影响特朗普选情。从2017年特朗普入主白宫时的1.65万点,到2019年12月1日的2.85万点,3年时间内美股上涨超过70%,而现在美股已经回到2017年前水平,这给特朗普造成巨大的执政压力和心理压力。

有评论者说,特朗普最大的特点是“不可预测性”,但此时此刻,特朗普的政策走向反倒具有了可预测性,那就是只要是能提振美国股市、美国经济的事,估计特朗普都会做。除继续施压美联储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外,特朗普可能会从财政上推出更多救市举措。这既是为了提振美国经济,帮助美国民众度过困难时期,更是为了提振选情。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