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劳动力市场数据的七个步骤是什么?

原创 admin  2020-04-15 16:52 

4月2日,在美国密歇根州小城格罗斯波因特伍兹(Grosse Pointe Woods),一家因新冠疫情关闭的商店贴着“转让”的告示。 新华社 资料图

随着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暴发,美国一系列宏观数据亮起预警信号,就业市场稳健复苏的“黄金十年”也就此终结。

美国劳工部4月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三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口共计增加了1656.1万人。由于疫情还在蔓延,相关数据存在滞后性,美国宏观经济遭受的冲击和就业市场面对的损失,有可能在未来数月内逐渐显现出来。

本文希望,读者能通过下文建议的七个步骤,更好地读懂美国劳动力市场数据。

一、数据来源与调查方法

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五,美国劳工部劳工统计局(BLS)会发布就业概况报告,公布前一个月的就业前景、经济趋势、失业与月薪数据等一系列调查数据。这些数据主要来自住户调查与机构调查两大独立的月度调查内容。

所谓住户调查,先由美国商务部下设的人口普查局做每月当期人口调查(CPS),再由劳工统计局统计失业率等数据。CPS以覆盖全美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6万个家庭、约11万人为样本,估测美国16岁及16岁以上所有人口的人口学特征与就业状况。

所谓机构调查,是劳工统计局与各州政府的就业机构合作进行当期就业统计(CES),对人口学特征数据和针对用人单位的就业数据进行统计汇编。每月进行的就业统计持续调查的人口约占美国非农就业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涵盖大约14.2万个企业与政府单位的约70万个工作地点中有工资关系的雇员,其中约40%的企业调查样本为员工人数少于20人的中小企业,以期更有效反映非农业机构的就业状况。机构调查的公布时间比当期住户调查的公布时间晚一周。

住户调查更侧重于对就业和失业人口的具体人口特征进行分析,机构调查则更加注重分析各行业的就业与失业情况。二者相互独立,互为补充。

总体而言,机构调查因覆盖面更广而在平时较为精确,但在经济形势急剧转变的时期,调查用工机构时一般无法及时计入新设立公司已或倒闭公司。相较而言住户调查更为精确。

二、就业概况报告的统计口径

就业概况报告中涉及的失业率、就业率和劳动参与率等比率参照了不同的人口基数:就业率参照的基数是“适合工作人口”;失业率参照的基数是“劳动力人口”;劳动参与率计算的则是“劳动力人口”与“适合工作人口”之比,反映的是适龄人口中愿意加入就业市场并持续寻找工作的劳动力比率。

所谓“适合工作人口”,指的是年满16岁及以上、并非现役军人及不从属于任何社会公共机构(监狱、精神病院、护理院、养老院等)的平民、居住在美国50个州及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公民。“劳动力人口”则是经济活动人口(包括就业人口及失业人口)的总和,其总人数小于“适合工作人口”。就业率指就业人口与“适合工作人口”之比。失业率是失业人口占“劳动力人口”之比。

失业人口,在美国被界定为所有年满16岁及以上、有劳动能力和劳动意愿且在一定时期内积极寻找工作却不成功的人。劳工统计局的网站上详细列出了用六种失业人口口径定义的六档失业率:

U1代表失业15周或以上的劳动力占劳动力人口的比率;

U2是当月失去工作或打零工的劳动力占劳动力人口的比率;

U3是官方公布的基准失业率,即覆盖年满16岁及以上、有劳动能力和劳动意愿、并且在过去4周内积极寻找工作却不成功的劳动者,这符合国际劳工组织的统一定义;

U4计算的是U3加上失志就业者(discouraged workers),即认为在现有经济环境中找不到合适工作的人群;

U5计算的是U4加准待业人口(marginally attached workers),即有意愿且有能力工作,但因各种原因近期没有积极寻找工作的劳动者;

U6覆盖的是U5加上希望寻找全职工作,但因各种原因找不到全职工作,故而只能打零工的兼职劳工,计算公式为(寻找全职工作的失业人口+寻找打零工的失业人口+目前从事零工的人口的一半)/劳动力人口。

其中U6所覆盖的劳动力信息范围最广,对判断经济和就业状况较有意义。

从上述分档定义还可以看出,官方使用的基准失业率(U3失业率),虽然时间序列连续性较强,但却是一个相当狭窄的概念。所以,美国的实际失业总人数有可能远大于官方使用的基准失业率反映的失业人数。

三、技术注释与特别注解

劳工统计局在就业概况报告中,往往会采取技术注释和特别注解等方式,向读者解释当期数据的采集、分析和解读中值得注意的特殊情况。

例如,劳工统计局4月3日公布的月度就业数据显示,美国3月非农就业人数减少70.1万人,自2010年以来首次录得负值。约三分之二(49.5万)的岗位削减来自休闲和酒店行业,主要是餐饮服务行业。失业率从五十年来的低点3.5%飙升至4.4%。

劳工统计局特别指出,上述调查的截止时间刚好在3月中下旬大量企业倒闭、员工被裁员和学校放假之前,并未能完全反映出因新冠疫情而失去的工作岗位数量。劳工统计局计划于5月8日发布的4月就业报告,将更好地显示本次疫情对美国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在4月3日公布的数据的注解中,劳工统计局不厌其烦地指出:

“2020年3月,因临时停工而被分类为失业的人数大大增加。但是,被分类为受雇但暂时缺勤(主要包括正在放假的劳动者)的人数也大大增加。……如果把所有被分类为受雇但由于‘其他原因’而缺勤的劳动者均归类为临时停工的失业者,则总体失业率将比就业概况报告中的基准失业率(4.4%)高1个百分点。”

在机构调查中,获得雇主支付工资,但实际上并未返回工作岗位的劳动者也被计为受雇,而“暂时缺勤或永久性脱岗、未能领取工资的劳动者,即使继续领取劳工福利,也不会被计为受雇”。

住户调查与机构调查的数据收集均受到疫情影响。出于访调员和受访者安全的考虑,在调查期内暂停了住户调查中的面对面访谈。在机构调查中,通常约有五分之一的数据通过四个区域数据收集中心的电话访谈进行采集,但这些区域数据收集中心在调查期内被关闭。这些情况,导致住户调查和企业调查的回应率,均降低了约10个百分点。

这些注释与注解非常值得阅读。可以说,这有助于研究者避开数据黑洞,躲开方法黑盒,免去操作黑箱。

四、与美国劳工统计局其他就业数据相比对

劳工统计局每月也会发布“职位空缺与劳动力离职调查”(JOLTS),公布的数据包括自愿离职人数、职位空缺数量、职位空缺率、聘雇率等。

此外,劳工统计局每周还会发布过去一周内全美初次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相比每月发布的就业报告和职位空缺与劳力离职调查,该周度指标能更及时反映美国面临的就业压力。从历史数据来看,周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略为领先失业率和经济衰退,且与这些指标高度相关。

受疫情影响,3月28日当周的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达创历史记录的664.8万人,远超3月21日当周的328.3万人以及预期的350万人,为有数据时间序列的53年来此前记录的近十倍(1982年10月,周内有69.5万人申请失业救济金)。也已经达到1987年股灾峰值的20倍,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峰值的14倍,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峰值的10倍。4月4日当周,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依然处于660.6万的高位。

美国国会在3月下旬通过了史上最大规模的2.2万亿美元紧急财政援助计划,由于这一计划包含了资助中低收入人群、增加失业救济金的内容,使一部分以前无法领取失业救济金的自雇者和零工现在也符合了申请资格,对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起了一定的推高作用。

五、与其他来源的就业数据相勾稽

市场通常将劳工统计局数据显示的就业状况和美国自动数据处理公司(ADP)私营就业报告相互参照。这一报告覆盖了ADP为全美超过40万家企业和2400万员工代发工资单的数据。ADP数据显示,美国企业在3月初锐减了2.7万就业岗位,创2010年10月份以来新低,其中与服务业相关的行业岗位减少了1.8万个。

美国人力资源和薪资福利在线平台Gusto基于全美10万多家小型企业数据提供的监测也显示,3月份美国小型企业的裁员激增了1021%;与此同时,小型企业的员工人数下降了3.7%。根据小型企业管理局(SBA)的资料,小型企业在美国雇用了约5900万人。

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基于24个劳动力市场变量编制的劳动力市场状况指数(LMCI),综合了U3和U6失业率、职位空缺数、离职率、失业率及平均薪资、初次申请失业救济金等24项就业数据,对经济景气度有较好的领先指标意义。

六、与其他宏观数据相佐证

失业率是一个滞后性的经济数据,因为绝大多数企业在增雇或解雇员工之前首先变更的是员工的劳动时间或报酬。与此同时,失业率又对工业生产、个人收入和支出、新房屋兴建等其他相关宏观经济指标有一定领先意义,对整体宏观形势和趋势有一定的指示性作用。

伴随失业率的拾阶而上,3月份美国其他宏观经济数据同样不容乐观。最新公布的各种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与服务业PMI及各主要子指数大多已跌至荣枯分界线以下。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从2年新高的101.0回撤至3月的89.1。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公布的3月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创下2017年7月份以来新低。

事实上,美国就业的黄金十年基础并不稳固。疫情在美国爆发之前,若干领先指标(如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新增非农就业、商品生产部门新增就业、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平均每周工时)已经暗示,美国在2020年下半年较大概率将出现就业疲软情况。

七、从全球视角理解美国就业数据

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经济体之一,以就业概况报告为代表的主要就业统计数据覆盖范围广泛,调查抽样方法科学,数据统计翔实,报告一致性较强,时间序列可追溯历史较长,公开透明度高,比较客观全面地反映了就业市场的现实,值得借鉴。

此外,来自劳工统计局、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系统、地方政府等多个官方来源的统计数据,共同细化和完善了对就业数据的覆盖。私营机构的统计数据,也为美国劳动力市场详细、全面的“大拼图”,各自贡献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拼图。

但美国就业统计数据仍有不少可商榷之处。在有些人看来,尤其在此次疫情中,美国就业数据甚至未能完全从市场角度、从经济意义上反映就业状况、失业问题乃至宏观经济的发展和变动,未能成为劳动力市场波动的有效风向标。

如何全面、准确和及时地观察、分析和释读美国劳动力市场数据?在笔者看来,主要应当做到:深入了解数据来源与调查方法,熟知方法上的缺陷与口径上的局限;与其他不同来源的宏观、中观、微观数据相互比对、勾稽、佐证。当中一以贯之的,是科学态度、质疑精神、理性思维和尊重事实。这是技术,也是艺术。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