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上的立场和措施

原创 admin  2020-02-27 17:37 

2020年2月10日,USTR发布公告对反补贴法律中国的最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行重新指定,该公告自2020年2月10日起生效,但中国并不受本次USTR修订名单的影响。本文从贸易角度梳理了美国在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上的立场和措施,敬请阅读。

2017年12月,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WTO部长级会议上明确表示WTO框架下的发展问题应予澄清,美国不能容忍所有新规则仅适用于少数国家,而大部分国家却可以通过自我认定为发展中国家地位而加以逃避,尤其是世界上最富有的6个国家中有5个都自称为发展中国家;如果有这么多成员都相信他们可以通过规则例外来获得好处,那么所有成员都将受到困扰[1]。

2018年2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的《2018年贸易政策议程和2017年度报告》第五部分就WTO如何定义发展中国家给予了特别关注。该报告指出,虽然WTO中的最不发达国家概念使用了联合国标准,但是缺少界定发展中国家的标准。这导致那些相对发达的发展中国家,例如巴西、中国、印度、南非,在适用WTO规则时可以获得与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和南亚地区等落后国家同样的灵活性,尽管他们显然在世界经济中具有重要影响。在适用WTO既定义务和发展新规则时,对那些被归类为高收入或中高收入却仍然希望获得与中低收入国家同样灵活性的国家,应考虑重新进行平衡[2]。

2019年1月16日,美国向WTO总理事会提交文件:《一个无差别的WTO:自我指定的发展中地位导致的体制边缘化》,认为发展中成员的自我指定(self-declared development status)导致WTO的停滞不前,其负面影响尤其表现在非农市场准入谈判、农业谈判以及贸易和发展委员会特别会议有关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的审议等方面。美国举出了许多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数据,试图证明不应被视为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位居世界第二、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商品出口国且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排名已经第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额超过36个经合组织成员中的32个接近1.5万亿美元等。[3]

2019年2月15日,美国在向WTO总理事会提交的文件《总理事会决定草案:加强WTO谈判功能的程序》中主张下列国家不得作为WTO框架下的“发展中国家”:(1)OECD成员国和启动申请进入OECD程序的国家;(2)G20国家;(3)被世界银行定为“高收入”的国家;(4)占世界贸易份额0.5%或以上的国家。“美国标准”主张符合上述任一条件的成员方,将不能继续在WTO中被认定为“发展中国家”。[4]

2019年7月26日,美国白宫发布《改革世界贸易组织发展中国家地位备忘录》。备忘录中明确表示对近三分之二的世贸组织成员将自己定义为发展中国家以获得特殊待遇并承担较少的WTO承诺表示不满,认为其中有些并非真正的发展中国家,这种现象同时损害了其他WTO发达经济体和真正需要特殊和差别待遇的经济体。[5]

备忘录表示,美国会投入所有必要的资源来改变WTO对于发展中国家地位的认定,不让其中自称发展中国家的发达经济体继续获得无根据的利益,如更低的通知要求、更长的保障措施实施时间、更宽松的过渡期、更温和的关税削减、争端解决中的程序优势、某些出口补贴的保有等。备忘录同时关注发展中国家成员在当前WTO谈判中的灵活性,表示要杜绝自称发展中国家的发达经济体无视未来规则的可能。

在具体的行动上,备忘录提出,USTR应与其他志同道合的WTO成员合作,根据法律使用一切手段改变WTO,并在备忘录发布之日起60天内向总统通报进展。如果在本备忘录发布之日起90天内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则在WTO框架下,USTR应酌情并在符合法律的范围内不承认USTR所认为的不应当声称为发展中国家且从WTO规则和谈判中不恰当地寻求灵活性和利益的国家,也不支持任何此类国家在经合组织中的成员资格。USTR将在其网站上公布其所认为的不应当声称为发展中国家且从WTO规则和谈判中不恰当地寻求灵活性和利益的国家的名单。

2020年2月10日,USTR发布公告对反补贴法律中国的最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行重新指定,该公告自2020年2月10日起生效。对于最不发达国家,美国仍然遵循WTO《补贴与反补贴协定》附件7的规定,即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联合国指定的最不发达国家的WTO成员,以及人均年国民生产总值(GNP)未达到1000美元的国家。对于发展中国家的认定,USTR考虑了三个方面的因素,一是人均国民总收入(GNI),主要依据是世界银行的高收入国家的标准,即人均国民总收入低于12375美元则有资格获复美国反补贴法下的特殊和差别待遇;二是世界贸易份额,USTR在反补贴法将凡是在世界贸易中的总份额等于或超过0.5%的国家视为发达国家,因此巴西、印度、印尼、马亚西亚、泰国和越南不再被视为美国反补贴法中的发展中国家,即使他们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低于12375美元;三是其他因素,包括OECD成员国以及申请加入OECD的国家、欧盟成员国、和G20国家,基于该标准,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阿根廷、巴西、印度、印尼和南非不再被视为美国反补贴法中的发展中国家,即使他们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低于12375美元。

USTR的本次公告理论上只影响美国反补贴法中两个方面的特殊和差别待遇,对于被从该名单上移除的国家来说,一是可忽略不计的补贴幅度将由2%降低到1%,二是微量进口将由发展中国家单独或合计分别由4%和9%降至3%和7%。[6]

中国并不受本次USTR修订名单的影响,因为USTR上次发布该名单是1998年6月,那时中国还不是WTO成员,并且反补贴法也不适用于中国这样的非市场经济国家;在中国加入WTO后,美国反补贴于2007年适用于中国后,中国也没有享受过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

总体来说,美国在发展中国家地位和待遇问题上的立场是清晰明确和一以贯之的,本次发布的发展中国家名单是其之前提交的WTO立场文件和单方面发布备忘的具体实践。毫无疑问,美国将在可能涉及发展中国家地位和待遇的其他领域以及未来的国际规则谈判中继续推行自己的立场,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口头上的不满。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