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农年度数据大幅下调52万,有何深意?

原创 admin  2020-02-11 17:13 

美国劳工部上周五(2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2.5万人,大大超过预期(增加16.5万人)和前值(增加14.5万人),令人影响深刻。

但在这份数据公布前,金十数据就提及,零对冲文章指出,这份就业报告需要重点关注的并不是1月新增的非农就业人数,而是就业增长人数的历史修正值。因美国劳工部重新调整了企业的存活率,就业增长的修正值可能会因此减少50万之多。

果然,实际出炉的数据显示,2018年至2019年4月的非农就业新增人数修正值确实下调了52万人之多。在年度基准数据被下修后,2019年新增就业岗位210万,为2011年以来最小增幅。其中2018年8月至12月制造业就业岗位增幅被大幅下修,表明政府可能无法完全掌握贸易摩擦对就业的影响。

而1月靓丽的数据也被怀疑有水分,一些人表示,异常温暖的天气可能会让政府用来剔除数据中季节性波动的模型失效,导致数据有水分。

正因为这些修正数据,上周五非农报告出炉后,市场反而进入避险模式,连涨4日的美股以下跌收场,黄金微跌后一度反弹15美元,美元先涨后跌、美债收益率也再度重挫。

下图显示月度就业人数变化的修正前和修正后数据,这里有两点需要注意:

1. 2018年大部分月份都有所下调,意味着美联储当年开启紧缩周期并提高利率都是基于错误的就业信息。其实当年美债收益率下滑,表明美债市场已经敏锐地嗅探出就业疲软被低估。

2. 2019年2月新增的就业人数由5.6万人大幅下调至仅1千人。不过,所幸这仍然是正数1000,因为若是负数,就会打破连续112个月正增长的趋势。

若想直观感受就业人数下调幅度之大,最好方法就是观察就业增长的年率图表。如下面的图表显示,2018年底美联储准备修正其货币政策至宽松时,就业增速实际上已经从1.9%大幅放缓。在经历了2018年和2019年的动荡之后,一系列前后数据都已经收窄为约每年1.4%的增速。

不过,比较喜人的是:与就业下调相反,因工作时间减少推动薪资增长,平均时薪年率的增长看起来更强劲,在2019年2月达到3.5%的峰值(之前为3.4%)。

美国劳工部还在其范围较小的家庭调查数据中引入了最新的人口估计。失业率是根据家庭调查计算得出的。上月,美国劳动参与率,即有工作或正在找工作的人在工作年龄美国人中的占比,上升了0.2个百分点,至63.4%,为2013年6月以来最高水平。由此导致失业率从12月的3.5%上升到3.6%。

经济学家表示,劳动力参与率上升的势头如果持续下去,意味着美国经济每月需要创造约13万个就业岗位,才能跟上工作年龄人口的增长,而不是美联储官员之前估计的10万个。

总而言之,最新就业报告揭示的最大输家是特朗普。就业市场2020年开局表现强劲,本该给寻求在11月3日大选中连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带来提振,但出现自2009年以来最大的12个月就业岗位增幅下修,表明劳动力市场并没有特朗普鼓吹的那样强劲。特朗普此前发表讲话称,就业数据“太棒了”,并补充说,“就业状况依然很好,我们的国家仍然很棒。”

正如彭博社所说,将2018年的新增就业人数从268万减少到只有231万,而2017年和2019年的新增人数维持约210万不变,这意味着在特朗普领导下的每一年,尽管就业仍算强劲,但就业增速都不及奥巴马任内最后一年的235万。美国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希表示,就业岗位增幅被大幅下修,“表明特朗普经济的核心已经腐烂”。她指出:

“特朗普执政的三年里,经济平均每月创造的就业岗位比奥巴马总统任期的最后三年少4.2万个。”

展望未来,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未来几个月美国就业增长可能会放缓。美联储上周五就警告称,此次冠状病毒疫情给美国经济带来风险。Naroff economic Advisors首席分析师Joel Naroff表示:

“目前还没有明确证据表明此次(1月)就业增长是因为整体经济增长加速所致,在此之前,我们不得不假定未来几个月将有更疲弱的数据出炉。”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