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经济下行风险增加

原创 admin  2019-10-18 17:12 

据报道,美联储于10月9日发布了9月FOMC货币政策会议纪要。纪要显示,与会官员普遍认为美国经济前景基本乐观,7月会议以来对经济活动和通胀走势的看法几乎没有改变,但大多数官员认同这种前景建立在某种程度上更宽松的政策路径。

报道认为,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增加,最终或影响消费支出。据新浪财经报道,纪要用较长篇幅记录了与会者对经济前景的担忧。例如,他们“普遍开始”更加关注贸易、地缘政治和全球经济领域不利发展带来的风险。外加美国通胀压力继续减弱,许多官员预计,美国下半年的实际GDP增长将放缓至其潜在增长率附近。官员们认为,国际贸易局势和海外经济发展似乎更有可能朝着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负面影响的方向发展;今年迄今的商业投资和制造业疲软也表明,美国经济增长可能比美联储此前预期的更为“显著放缓”。与会官员认为,贸易和全球经济前景等外部风险是影响美国商业投资、出口和制造业的主要因素。他们“普遍认为”美国经济活动前景的下行风险已从7月会议后增加,展示投资支出、制造业生产和出口长期疲软的更清晰图景已经浮现。一些官员认为,这些下行风险的增加可能会放缓雇佣速度,最终影响到美国的消费者支出、收入增长和整体经济前景。一些官员还认为,用来衡量中期内经济衰退的统计模型显示,衰退可能性在最近几个月显著增加。此外,多位与会者注意到,美国非农就业数据的前值在修正后,可能展示今年美国就业增幅动能更弱的迹象,一些官员敦促委员会保持警惕,以监测“劳动力市场状况疲软的任何信号”。近期经济指标也表明,工业活动近期不太可能显著改善或回暖。有分析指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多次讲话以及本份纪要,都没有明确推翻市场对进一步降息的预期。因此,纪要发布后,芝加哥商交所CME的“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预期10月30日FOMC宣布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维持在近83%高位,与公布前的80.7%和一天前变化不大。

美联储内部对9月是否降息分歧严重,对通胀看法不一。本次会议也较为详细地记录了美联储官员们对利率路径的分歧。纪要显示,大部分与会者相信9月降息25个基点是适当的,援引的理由包括经济前景、风险管理,以及将通胀和通胀预期锚定在2%目标水平的需要等。但有一些官员倾向于9月利率“按兵不动”,理由是经济的基线预测自7月会议以来基本没变,经济现状与前景也不能为更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正名,9月之前的政策已足够宽松。多位官员因此认为,如果9月继续降息,可能对潜在风险采取了过度的保险措施,若这些冲击一旦成为现实,将令美联储有更少的政策空间来回应,也有人担心降息令金融失衡。另有多位官员支持9月降息50个基点,理由是更激进的降息可以减少经济下行的风险,也能顺应近期一些经济信号,例如就业增幅放缓、更弱的商业投资,以及基于市场指标的通胀补偿持续疲软等。几位官员认为,由于货币政策存在滞后性,“现在适宜”提供必要的政策条件来支持未来几个季度的经济活动。此外,与会者对美国通胀的看法也存在不同观点。几位官员持续认为通胀前景的风险偏向下行,理由是全球经济不振、美国经济前景的预期下行风险,以及持续承压的现实通胀压力。另有几位官员则认为,预期通胀数据与此前评估一致,即年初疲软大部分是暂时的。9月FOMC中,波士顿联储主席Eric Rosengren和堪萨斯城联储主席Esther George像7月一样投下反对票,认为不需要降息。素有“大鸽”之称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James Bullard也投票反对,支持9月降息50个基点,是2014年12月以来美联储FOMC决策投票时分歧最多的一次会议。

对于未来的货币政策路径,美联储官员们似乎能达成的唯一共识是:政策没有预设路径,将取决于经济前景发展的最新信息作出决定。纪要显示,几位官员认为,金融期货价格暗示出市场对美联储宽松预期有些过度,超过了货币政策制定者本身愿意实施的降息次数,他们对这一差距感到“不舒服”;FOMC委员会可能有必要寻求市场的利率预期与央行官员们预期的“更好一致性”。还有分析称,美联储官员们对何时停止宽松政策讨论在9月纪要中浮现。一些与会者建议,FOMC会后声明应该提供更多的清晰性,有关“用来回应不确定性而进行的保障型政策调整会在何时结束”。当然,9月FOMC会议声明并没有体现上述诉求。目前市场普遍预期,如果10月美联储如期降息25个基点,到2020底前还有两次左右的降息可能,这与9月更新的美联储官员利率意见“点阵图”不符。在“点阵图”中,17位提供预测的官员有7人预计今年底前还会再降息一次,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降至1.5%-1.75%,意见属于“少数派”。另有5位官员支持9月降息后年内不再降息,还有5人倾向于7月时更高的利率目标区间。美联储并不预期2020年进一步降息,反倒有部分官员预计,最快2020年利率会再度攀升。

此外,美联储官员们在9月讨论了货币市场动荡的问题。官员们“一致认为”,美联储应迅速讨论合理的银行准备金规模。少数官员提到恢复扩表的可能性,多名官员建议设立常备回购机制(SRF),作为解决隔夜融资市场资金短缺的更永久方案。值得注意的是,会议纪要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都强调,为管理准备金规模而实施的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有机增长”,不应与金融危机后执行的QE量化宽松刺激措施混淆。鲍威尔10月8日表示,美联储将很快宣布“随着时间推移增加银行准备金”的若干措施,例如正在研究购买短期美债(T-Bills)等选项,但只是为了解决“近期技术问题”,不是实质性地影响货币政策立场。

另据路透社报道,分析师对美国下次衰退到来的时间看法不一,但他们一致认为,美国将需通过大规模财政计划来加以应对,并准备承受赤字扩大,规模可能大大超过特朗普政府今年数万亿美元的财政缺口。

过去讨论的重点都放在美国联邦储备局作为第一急救者的角色,以及美国债务上升可能带来风险;如今的讨论则围绕应该支出多少,以及资金应投向哪里?是投向基础设施建设、应对气候变化的项目,直接发放给家庭?

曾任职于美联储和财政部的戴娜(Karen Dyna)在最近讨论全球经济前景时指出,下次出现经济衰退时,美国应考虑“相当慷慨的计划”,或许规模高达1.7万亿美元(2.3万亿新元),是2009年初经济大幅下滑期间为了抵抗衰退而批准的刺激规模的两倍。她现就任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这种支持举债的态度,在企业经济学家、学者和智库分析师之中都获得普遍认同,而且也不单单是在美国。

日本的债务是经济规模两倍,它增加发债也不成问题。欧洲智库布鲁盖尔(Bruegel)资深研究员皮萨尼费瑞(Jean Pisani-Ferry)说,尽管日本的情况在某些方面来说是很独特的,但即使是对举债更加谨慎的欧洲国家或许也对有充分理由举债的看法持开放态度,尤其是为了实现降低对碳基燃料倚赖的承诺。

谘询机构Macropolicy Perspectives创办人科罗纳多(Julia Coronado)则说,相对于美国经济规模,美国债务水平“不论如何势必越来越高“,因为两大政党都没有强大的选区主张强力控制短期支出。

除了科罗纳多,花旗集团全球首席经济师凯瑟琳?曼(Catherine Mann),以及在1990年代以鹰派立场闻名的前美联储官员梅尔(Laurence Meyer)也都同意美国有更多借款空间,即使公开持有的债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料稳定上升到超过90%至100%水准,这是部分经济学家认为的显示经济陷入麻烦的指标水平。目前美国公开持有的债务约相当于GDP的76%。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