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降息25个基点 美联储会否续唱“鸽”曲

原创 admin  2019-09-20 16:22 

美联储当地时间周三降息25个基点,这是继7月31日后的今年第二次降息。这一举措符合市场和经济学家的普遍预期,旨在为美国史上持续最久的经济增长保驾护航。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经济内外风险并存是美联储降息的主要原因。鉴于美国经济暂难脱离低通胀环境且陷入衰退的风险加剧,年内美联储是否还会降息成为外界普遍关注的焦点。

美国经济运行出现问题

一般来说,经济增长还是衰退,是美联储利率决策的重要指标。美国2007年次贷危机发生后,美联储通过多轮降息,将基准利率降至超低利率区间。从2008年至2015年,美联储一直维持着0%至0.25%的零利率政策。直到2015年,随着美国经济的逐渐复苏,美联储时隔7年之久首次加息,从此启动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截至2019年6月,美联储共进行了9轮加息,将利率区间从0%至0.25%调整到2.25%至2.50%。

如今,美国仍处于史上超长经济扩张期。市场原本预计,美联储的加息周期会持续更久,至少今年仍会有所表示。但从今年上半年起,美联储调整了货币政策的风向,并在7月31日宣布2008年12月以来的首次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到2%至2.25%的水平。18日,美联储第二只降息“靴子”落地,再下调25个基点到1.75%至2%的水平。

按照美联储给出的解释,虽然美国经济仍然健康,但全球形势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以及温和的通胀压力,对未来美国经济构成不确定性,这是其做出降息决定的主要原因。

交通银行(601328)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美联储降息还是因为美国经济运行出现一些问题,增速下降的可能性增大,很多经济数据出现疲软。从中长期看,经过10年一个周期的小幅增长,美国经济很可能将进入一个拐点。在此背景下,总统感到着急,不断对美联储加大施压力度。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指出,与7月的预防性加息相比,这次的状况有异有同。不同的是,美国的经济状况比当时更糟一些,PMI指数明显下降,贸易量下滑,非农部门新增就业人口减少。相同的是,美国经济并没有衰退,家庭支出仍在增长,股市状况也还不错,降息仍然可以说是预防性质的。

《纽约时报》等外媒分析认为,降息再次凸显出美国经济面临的多重压力。

首先,外部风险比比皆是。特朗普四处挑起贸易争端,让美国企业投资、全球经济增长面临压力;德国似乎摇摇欲坠,走在经济衰退的边缘;英国“脱欧”僵局引发持续担忧;全球制造业呈现走弱迹象等。

其二,内部形势不容乐观。GDP增速明显回落,二季度GDP较一季度下降1%;企业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有所减弱,消费增速放缓,特别是耐用品消费出现负增长。

其三,通胀增长乏力。过去12个月,整体通胀率及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的核心通胀率均低于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

不排除“更广泛降息”

既然美国经济已经面临多重压力,为何在投票决定是否降息时,美联储内部出现了各种不一样的声音?路透社指出,当天降息25个基点的决定遭到了10位有投票权的决策者中3位的反对,这是自2016年以来单次会议上投反对票最多的一次。其中,波士顿联储总裁罗森格伦、堪萨斯联储总裁乔治呼吁不降息,而圣路易斯联储总裁布拉德希望降息50个基点。就连主席鲍威尔也承认,这是一个“艰难判断的时期”。

连平认为,一方面原因是经济数据喜忧参半,决策者对未来走势会有自己的判断;另一方面,在总统一反常态屡屡施压降息的背景下,部分投反对票的成员可能也有维护货币政策独立性的考虑。

陈凤英指出,在经济尚未衰退的情况下,应不应该使用降息工具,可能是一大分歧点。如果利率进一步走低,美联储将失去刺激经济的回旋空间。近30年来,美国在1990年、2001年、2007年陷入衰退前的利率水平分别接近8%、5%和4%。美联储有充分的空间把降息作为经济刺激的手段。但现在,经济并未衰退,利率就已经处在2%左右的低位。

浙江大学财税大数据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侯若石指出,美联储说经济基本面良好,但其实,美国经济面临很多结构性问题,其中包括收入严重分配不均、美国政府债务过高、生产性企业把大量资金投入资本市场等。美国的消费状况看似不错,但奥秘在于其金融市场的发达,民众可以借钱消费。换言之,美国经济一部分依靠债务支撑。美联储通过降息,可以降低借贷成本,刺激生产和消费,但解决不了美国经济的根本性问题。这些非传统、非典型的经济形势自然会让普通民众甚至经济学家雾里看花。美联储内部成员各有各的角度和立场,出现意见分歧不足为怪。

在本次发布会上,鲍威尔继续强调没有降息预设路线,并表示下一步利率决策将取决于经济数据表现,对未来降息可能性未置可否。他表示,如有必要,美联储不排除采取“更广泛降息”举措的可能性。在预测货币政策未来走向时,美联储17名决策者中,7人预计今年将进行第三次降息,5人认为这是今年最后一次降息,另有5人反对周三的降息行动。

更多分析人士预计,继7月和9月两次降息后,美联储或在今年内继续下调利率水平。高盛集团经济学家预计10月美联储将做出年内第三次降息决定,全年降息幅度将是75个基点。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认为,随着对贸易摩擦敏感度的提高和经济放缓,美联储或将在10月、12月和明年1月会议上分别继续降息25个基点。美国致同会计师事务所首席经济学家戴安娜.斯旺克预计美联储可能在12月再次降息。影响美联储决策的因素包括贸易政策、英国“脱欧”、海外金融环境、中东石油供应情况以及地缘政治局势等。

连平预测,美联储第四季度再度降息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从历史上看,一旦降息就相当于开启一条通道,不会只降一两次,而是会有一个过程。陈凤英认为,未来的货币决策取决于几个要素: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数据等。如果GDP跌到2%以下,美联储可能还会采取微调行动。

能带来利好但也有风险

美联储两度降息,外界更关心的是,它对美国以及全球意味着什么?

美联社认为,降息对于美国实体经济、股市、楼市、大宗商品来说是一则利好。它意味着钱变便宜了,有利于企业扩大生产,有利于个人贷款买房以及扩大消费。美国金融分析师格雷格.麦克布莱德表示,以抵押贷款为例,低利率可以为房主继续筹钱和省钱打开大门,也可以用低利率吸引更多买房者。降息之后,一个背负20万美元抵押贷款的家庭每月可节省125美元至150美元,这相当于增加了支出预算。

陈凤英认为,降息已在市场普遍预期之内,美国股市虽然出现反弹,但后发动力不会太强。

就全球范围看,与之前美联储多次加息、导致新兴市场资本外逃不同,降息可以营造相对宽松的局面,提高流动性信心,有助于推动资本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保持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美国降息也能让世界经济减轻压力,有助于各国货币政策松动,保证经济平稳增长。

陈凤英指出,美联储降息对世界不是坏消息。美元指数不会很强,其他货币也可以跟着有所下降。联系到欧洲央行上周降息,可以说世界主要央行在宏观政策方面也有所“协调”。不过,连平提醒道,从短期看,降息确实可以带来经济上的利好;但从中长期看,如果资金流动性过度充裕,可能会造成债务膨胀、杠杆水平偏高、资产泡沫破裂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