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就业变化显示经济扩张动能减弱

原创 admin  2019-08-29 15:48 

过去十年,美国劳动力市场状况持续好转,期间非农私人部门就业净增超过1700万,失业率也降至196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近期劳动力市场运行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边际变化,一定程度上表明美国经济扩张动能正在减弱。

新增就业数量明显下降。ADP(Automatic Data Pr ocessi ng)发布的美国就业报告显示,2019年6月非农私人部门的就业总人数增长10.2万,5月和6月合计增长14.3万,增量为过去十年最低。除了ADP报告,美国劳动统计局(BLS)上个月发布的报告也显示就业增长出现一定的放缓迹象,其中以商品生产部门最为明显。ADP和BLS两个部门发布的非农私人部门就业数据,是各界分析美国就业时常用的指标,从历史记录看,两者对美国劳动力市场运行趋势的刻画大体一致,不过ADP报告发布时间早于BLS。

就业人数增长步伐放缓或者停滞的行业增多。其中,建筑部门就业人数连续两个月回落,5、6月份环比合计下降4.2万。制造业就业人数新增量明显放缓,今年前6个月的新增大体上回到2015、2016年的平均值附近。采掘部门雇用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比重不高,但也连续3个月下滑。与商品生产部门就业下滑相比,服务业就业继续保持增长,但5、6月份合计增量降至过去十年来的较低水平。

小企业就业人数增长放缓态势相对明显。小企业是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缓冲阀,50人以下小企业吸纳就业超过5200万,占整个私人部门就业人数的比重超过40%。国际金融危机期间,小企业就业比重有所上升。之后,美国经济形势逐步转暖,由于部分小企业成长,抑或大中型企业能够提供更多就业岗位,小企业就业人数占比下降。不过,比重下降的同时,小企业就业人数还是保持稳步增长。但6月份的ADP报告显示,在雇用人数不超过50的小企业就业的劳动力总量连续两个月下滑,5、6月份合计减少6.1万,这是2010年以来从未出现的情况。与此同时,雇用人数在50以上、500以下的中型企业吸纳就业新增量也明显放缓。

当然,就业人数指标反映的劳动力供求匹配之后的水平,是一个事后观察到的均衡值。单看就业人数变化,并不容易分清楚劳动力供给(有就业意愿的人数)下降,还是劳动力需求(工作岗位供给)下降。为此,再进一步观察两个劳动需求侧的指标,一个是工作岗位空缺的情况,另一个则是新注册企业的情况。从职位空缺情况看,2018年11月份美国非农私人部门的工作岗位创下696万的新高,之后逐步震荡走低。除了建筑、教育、医疗等领域以外,制造业、物流、专业和商务服务、休闲住宿等部门的职位空缺增长步伐都不同程度的放缓甚至下降。

如果说职位空缺变化可能同时反映结构性因素(比如技能匹配)和周期性因素(比如总需求变化),新注册企业数量和质量的变动,或更能体现劳动力需求动态。金融危机以后,美国新注册企业的数量持续回升,并已超过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处于历史相对高位。但2019年一季度,美国企业注册数量增长势头放缓,同比增速小幅下降,为2015年以来首次。其中,已经明确第一次工资支付时间的新注册企业和由现有企业申请注册的新企业,其数量已经连续下滑四个季度。在一年之内有实际支付工资记录的新注册企业数量,2018年至今也呈逐步回落态势。

根据Hal tiwanger等人基于美国人口调查局(Census Bur eau)数据的研究,新注册企业对于美国就业增长至关重要。每年新注册企业吸纳的劳动力,大致相当于美国总就业量的3%。从就业劳动力存量角度看,新注册企业吸纳就业占比不算大。但从增量或者流量的角度,新创企业是美国就业增长的一个关键变量,因为过去十年美国非农私人部门就业总量每年平均增速不足2%。这意味着,如果仅依靠现有企业,吸纳的就业总人数应该是下降的。

劳动力价格方面的变化,一定程度上也能够佐证劳动供求数量方面的调整。2018年四季度,人均工资同比增速达到近年来高点,一度超过3.5%,但之后持续回落。如果将人均工资分解为人均小时工资和工作小时数,可以看到,最近两年美国平均小时工资增速有所提速,同比增速大体上保持在3%左右。但这样的时薪增速,与1985年(大通胀结束以后)以来的增长水平相比并不突出,仅与过去三十多年的平均值相当。另外,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1-5月份非农私人部门工作时间有所下降,其中制造业工作时间同比下降0.4个小时。

总的看,由于大力度推动减税和去管制,再加上相对有力的国际经济周期,特朗普执政两年多以来,劳动力市场状况较奥巴马执政时期有了进一步改观。但进入2019年,由于减税效应逐步衰减、国际经济周期回落以及贸易摩擦加大了商业活动的不确定性,就业增长步伐正在放慢。实际上,劳动力市场的边际变化,也得到了其他一些重要指标的印证,比如房地产销售增长放缓、制造业PMI回落、美债收益率期限倒挂等。促进充分就业和维持2%的通胀是美联储两个法定政策目标。从最近几次美联储主席的表态看,美联储决策相当程度是基于数据的(Data Dependent)。与其他主要经济指标相比,劳动力市场变化相对滞后,加上关键通胀指标PCE仍持续低于2%,在国际经济尤其是贸易和投资不确定性难缓的背景下,美联储适度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仍然较高。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