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指标梳理:劳动力市场、居民收入和消费

原创 admin  2019-07-25 16:50 

劳动力市场指标

中文名 英文简称
1 美国:劳动力参与率:季调 Labor force participate rate
2 美国:失业率:季调 Unemployment rate(U3)
3 美国:失业率:U6:季调 Board Unemployment rate(U6)
4 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总计:季调 Nonfarm   employment
5 美国:私人非农企业全部员工:平均每周工时:总计:季调 Average weekly hours
6 美国:私人非农企业全部员工:平均每周加班工时:制造业:季调 Average overtime hours
7 美国:私人非农企业全部员工:平均时薪:总计:季调 Average hourly earnings
8 美国:就业扩散指数:3个月后:所有私人部门:季调 BLS diffusion Index
9 美国:职位空缺数:非农:总计:季调 Job openings level
10 美国:雇佣率:非农:总计:季调 Hires rate
11 美国:离职率:非农:总计:季调 Quits rate
12 美国:ADP新增就业人数:私人部门总计:季调 ADP Nonfarm employment
13 美国:当周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季调 Initial claims
14 美国:ISM:制造业PMI:就业 ISM employment index
15 美国:堪萨斯联储LMCI:水平 Kansas LMCI: level
16 美国:堪萨斯联储LMCI:动量 Kansas LMCI: momentum

指标1-8来自BLS的就业状况报告(Employment Situation Report)。一般说的失业率为U3口径的失业率,即U3失业率=失业人数(过去4周没工作但正在寻求工作者)/劳动力数量(就业者+失业者)。除此之外还包括U1-U6等不同的失业率口径。广义失业率U6反映的失业状况更加全面U6的分子和分母中均包括边际工人 (marginally attached),分子中还包括因经济原因从事兼职工作者(part-timefor economic reasons)。在经济不景气时或者由于结构性失业,部分具有劳动能力者由于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可能会放弃求职,从而形成隐形失业。这种情况会反映在U6里而在U3里体现不充分,因此U3会对失业状况造成低估。失业率与经济周期负相关,居民部门的就业情况直接关系到其未来的消费支出。当宏观经济下行时,企业通常压缩成本、调减生产和采购计划、削减资本开支,之后才会降薪裁员,因此失业率通常是经济的滞后指标。BLS在就业状况报告中计算的扩散指数基于过去3个月私人部门258个细分行业的就业人数增减编制而成,综合反映就业状况变化在不同行业层面上的扩散程度。

非农就业数是基于非农部门工资册统计出来的就业人数净增加。为了剔除政府雇员波动的影响,通常考察其中的非农私人部门就业数。非农就业数是金融市场非常关心的数据,它反映了经济运行的综合情况,是美联储进行货币政策决策的重要参考,因此超预期的非农数据经常能够引发资产价格波动。

每周工时和加班时间与总产出高度相关,也反映了用工需求。工时持续上升后企业或会考虑招聘新工人,从而带动就业增长。制造业工时一般在39-41之间波动,低于40通常意味着经济陷入困境、高于40.5意味着经济扩张。制造业每周加班时一般在2-3.5之间波动,持续的加班增长同样预示着未来雇佣的增加。时薪为平均每小时的工资性收入,不包括社保、医疗等福利性补偿。时薪的变化影响工人收入和未来消费的增长,进而影响未来的通货膨胀。由于工资性收入是企业薪酬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时新数据有助于衡量劳动力成本。BLS在就业状况报告中计算的扩散指数基于过去3个月私人部门258个细分行业的就业人数增减编制而成,综合反映就业状况变化在不同行业层面上的扩散程度。

指标9-11来自BLS职位空缺及劳动力流转调查(Job Openings and Labor Turnover Survey)。JOLBs是前FED主席J.Yellen非常看重的报告,它给出了不少在就业报告中未给出的细节。职位空缺数统计当前企业正在招聘的职位数量,经济繁荣时企业用工需求上升,职位空缺数倾向于增加。在2001年、2007年,职位空缺数都在经济出现衰退之前开始进入下行通道。职位空缺率=职位空缺数/(就业人数+职位空缺数),根据就业人数进行了调整。雇佣数/总离职数(Total seperations)统计当月雇佣/离职的员工数量,雇佣数减去总离职数就近似于新增就业数。雇佣、离职数据提供关于劳动力市场了更详细的信息,例如当雇佣数和总离职数都下降但雇佣数降幅更小时,新增就业人数是上升的,但雇佣数的下降事实上意味着劳动力市场需求的萎缩。总离职数可分为三类:自主离职(Quits)、解雇和裁员数(Layoffs and discharges)、其他。其中自主离职率受关注较高。当经济向好、就业市场需求旺盛时,美国劳动者对薪资的要求有所提高,他们往往会选择自愿性离职,跳槽来获取更高的报酬,故自愿离职率能很好反映员工信心程度。但跳槽频发意味着薪资的上涨和通胀压力的上行。

ADP就业报告由美国自动数据处理公司(ADP)发布的。ADP就业数据被国内投资者称为“小非农”,这是由于其通常在就业形势报告发布2天前发布,因此可用于对非农私人就业数据进行预测。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连续几个星期在40万以上,则预示着经济正在失去动力、后续失业率会上升。这个指标持续低于37.5万,表明经济在恢复。另外,只有首次申请人数保持在低于32.5万的水平,机构调查中的工资册上的员工数量增长才有意义。

ISM制造业就业指数统计制造业中雇佣人数的变化情况。堪萨斯LMCI为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编制的劳动力市场综合指数。LMCI对24个劳动力市场指标进行主成份分析,提取其中的前两个分别作为LMCI水平和动量指数。

居民收入和消费指标

中文名 英文简称
1 美国:个人可支配收入(不变价):季调:折年数 Disposable Personal income, DPI
2 美国:个人消费支出:不变价:季调 Personal Consumption Expenditures, PCE
3 美国:不变价:折年数:个人消费支出:耐用品:季调 PCE: durables
4 美国:不变价:折年数:个人消费支出:非耐用品:季调 PCE: nondurables
5 美国:不变价:折年数:个人消费支出:服务:季调 PCE: services
6 美国:零售和食品服务销售额:总计:季调 Sales for retail & food services
8 美国: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 Michigan Consumer Sentiment

美国居民个人收入中51%是工资和薪水,此外还包括转移支付(17%)、租金、红利和利息等资本性收入。个人收入扣除社保和纳税之后就是可支配收入DPI。可支配收入减去个人支出是个人储蓄,个人支出中最重要的是个人消费支出PCE。历史上,收入是消费的重要决定因素,但随着时间的变化,两者之间的关系也在改变。90年代以来,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财富效应和消费贷款可得性在消费决策中扮演了更加重要的角色。PCE在GDP中占比约2/3,是影响经济走向的重要因素。在PCE中,服务消费占比约2/3,但服务消费波动较小。耐用品消费占比约10-15%,耐用品价格较高、经常需要通过贷款购买,因此耐用品消费对经济波动非常敏感。DPI和PCE都有不变价和现价两种统计口径,方便对实际增速进行考察。

零售和食品服务销售额统计零售商的销售金额,间接反映居民部门消费情况。它有两个不足:不包括居民在服务项目上的支出,只以现价进行度量。销售额汽车相关产品占比25%左右,在月份之间的波动很大,因此可剔除汽车以便考察销售增长趋势。另外,地缘政治事件会对汽油价格及销售额造成很大冲击。

消费者信心指数通过对消费者进行问卷调查而得到,历史数据显示,消费者在预测经济滑坡方面具有较高的正确率。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是现状指数与预期指数的合成,前者反映被调查者对当前家庭财务状况和购买计划的态度,后者反映对未来经济状况的预期。对于预测未来,期望指数的作用更大,它与未来6-12个月内的消费支出具有70%的相关性,尤其是在汽车、住房这类的大额支出方面。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